符坚是怎么上慕容冲,慕容冲到底爱符坚么

文史通3年前历史故事头条790

慕容冲到底爱符坚么

慕容冲是太子,符坚是他的灭国仇人

慕容冲最后杀了符坚

他在攻城时,符坚送来了他们以前的衣物,但慕容冲没有接受

添加一点个人想法,你把人家国土占了,把人家亲爹亲妈杀了,慕容复好歹也是王子级别,身份尊贵,一朝国破,沦为娈童

我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意淫慕容冲和符坚

还有符坚把慕容冲当成娈童时,慕容冲好像才十二岁

越是查慕容冲资料越是心疼,请你们不要曲解历史可以吗?

建议你们别看乱七八糟的小说,在书店可以去找历史类的看

慕容冲跟了符坚多少年

三年。公元359年,慕容冲出生,公元371年,慕容冲12岁时,国亡,被符坚强行带回并宠幸。三年后,在王猛的极力反对并劝诫下,符坚放慕容冲回去了,等慕容冲稍大些时,符坚命慕容冲为平阳太守。公元384年,慕容冲起兵,公元385年,慕容冲称帝,公元386年,慕容冲被杀。年仅27岁。慕容冲的一生短暂而曲折离奇!望他不被卷入历史的漩涡

符坚为什么会亡国。仅仅就是因为幕容冲?

符坚被灭国,其实慕容冲的作用并不是最主要的。我个人认为,符坚亡国主要原因有以下一些:1、淝水之战。这一战,不但让前秦军队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这一战以后,符坚再也没有力量压制势力下的各种族起义。2、内部反对势力。符坚的前秦,是一种军事压迫形的国家,国内反对势力只是屈服在其压迫下,一旦有了机会就会造反。而淝水之战,给了这些反对势力足够的信心和空间,被前秦征服的丁零、鲜卑、羌等各族贵族纷纷起兵反抗,前秦立即处于了风雨飘摇之中。3、政治。符坚也算是很有想法的一代枭雄,在治国时由于他的国家是由多民族组成,但这些多民族却大多是汉族。符坚想在国内实行汉化,却失了胡人之心,他虽然拉拢汉族士人,但对汉族百姓和反对他的汉人为敌,也失了汉人之心,所以符坚的治国是胡汉都不满意。这些才是前秦灭亡的主要原因,至于慕容冲,不过是反对符坚的诸多诸侯之一,虽然他打进了长安,但前秦之灭亡,最重要的因素却不是慕容冲,即便没有慕容冲,也有宇文冲、张冲、诸葛冲。当然,慕容冲和符坚的私人恩怨虽然客观存在,但也不能说就是因为慕容冲才亡国的。

慕容冲和苻坚什么关系?

慕容冲和苻坚是君臣关系。

慕容冲和苻坚什么关系?

慕容冲是苻坚的男宠一

370年,秦主苻坚灭前燕,虏获幽帝慕容暐,其妹清河公主,其弟慕容冲。清河公主14岁,美丽非常,苻坚纳入后宫。慕容冲年方12,有龙阳之姿,苻坚也揽入怀中。一时姐弟专宠后廷。长安城中民谣遂起:“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

且说这秦主苻坚,可称一代雄主,祖居今甘肃天水一带,祖父是氐族酋长,伯父健创建前秦。苻坚博学多才,擅谋略,能征战,初封东海王,后在氐汉豪族支持下,杀健的儿子苻生,自立为大秦天王。继位前, 苻坚广纳人材,自立后任人唯贤,励精图治,尤重汉臣王猛,以其为“军国内外万机之务”。氐族豪门多是开国元勋宗戚,多骄妄不法,滥竽充数之辈。苻坚支持王猛整饬吏治,约束豪门,强化王权,广募贤能忠孝之士。苻坚对于被征服者多待之以怀柔宽厚,任用不少异族和投降的人为官。前燕慕容垂避害来投,拜冠军将军,封宾都候;羌族姚苌归顺,任龙骧将军。文化上, 苻坚主张汉化、兼容各族,提倡儒学,广兴学校。关陇地区是前秦根基所在,战乱多年,农桑废弛,他赈恤穷困,兴修水利,这一地区得以复苏充实。苻坚能听民意,“令有民怨者,举烟于城北,观而录之”,苻坚常常去观察。

经营得当,前秦国势渐强。其时,前秦最大对手是前燕。370年苻坚灭之。376年,灭前凉、代,一统北方。382年, 进军西域。前秦成为16国中最强者。其疆域东临沧海,西并龟兹,南至襄阳,北近大漠。新罗、大宛、天竺等62国皆与之通好。惟与东晋相持不下。

382年,苻坚拟举兵吞并偏安东南一隅的东晋。群臣多异议。概前秦连年征战,将士已显疲态,一旦大军南下,被征服的鲜卑、羌、羯等族就可能伺机反叛。苻坚以为拥兵百万,资仗如山,投鞭即可断流,灭晋就在眼前。鲜卑慕容垂、羌族遥苌,意图乘机恢复亡国,极力怂恿苻坚出兵。

次年5月,苻坚下令每十丁抽一为兵,征用全部公私马匹,兵分三路南侵。中路为苻坚亲自领军,东路由其弟苻融领慕容垂等所率步骑25万为前锋、西路由姚苌统率。百万秦军中有不少被征服部族的将士,多有贰心。

晋军一致对敌,宰相谢安指挥得当,趁秦军先锋立足为稳,一鼓作气于洛涧击败苻融所率先锋。晋军以兵少而首战告捷,士气大振,水陆并进。苻坚在寿春城上望去,见晋军阵容严整,以为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始有惧意。

洛涧之役后,两军隔肥水对峙。晋军前锋都督谢玄要求苻坚稍退,以便晋军渡河决战。苻坚急于速决,谋在稍退以诱晋军,待其渡河过半,以骑兵迅捷回击,突袭取胜。秦军军心不一,落败洛涧后,更是涣散,听到后撤命令,竞相奔逃。晋军在后大呼“秦军败矣!”谢玄带兵趁机抢渡肥水,猛袭秦军后背。秦军溃败,夺路而逃,闻风声鹤唳而以为追兵将至,践踏而死者相枕。苻融阵亡, 苻坚中流矢,单骑逃回长安。

以国力而论, 秦强晋弱。天时地利人和而造势,顺势则力有不足而可谋胜。肥水一战,秦军兵多而势虚,晋军兵寡而势盛。兵众虽力大,力大无奈何势盛。从此,前秦渐颓。

苻坚收纳慕容姐弟之际,想必正值其意气风发之时。大患已除,一对壁人尽入怀中。慕容冲貌美而“毒暴”,心志颇为高远,有龙阳之姿,而是否有龙阳之好,不得而知。苻坚虽幸之,而未见授其权柄,大概也有慕容尚幼的原因。较之以汉哀帝之幸董贤,贤20岁余见宠,从此平步青云,直驱中枢,位列三公,父亲兄弟姊妹妻子妻父一路高升,权倾朝堂,而终被王莽指为导致“间者以来,阴阳不调,灾害并臻,元元蒙辜”的罪魁,惶恐自杀,苻坚可谓明,慕容可谓幸了。董贤也是兄妹共侍一主。哀帝恐其回家不便, 把其妻也招入宫中居住,可谓照顾周全。

唐朝以前正史上,宫闱之中男风屡见,多不以为异,有所指责也主要是恐男宠乱政,而非针对性态、道德。后正史中记载渐稀。野史逸闻中仍屡见不鲜。

慕容姐弟受宠,臣下恐其乱政,王猛切谏,苻坚遂外放慕容冲出宫。其母死后,苻坚葬之以燕后之礼;幽帝慕容暐居长安,苻坚封之为新兴候,可见苻坚待慕容家族不薄。

后暐以儿子成婚的名誉,请苻坚幸第,苻坚答应了。术士王嘉认为慕容暐图将杀苻坚而不果,预测“会天大雨,不得杀羊”。是夜果然大雨磅礴。事发,苻坚杀了慕容暐父子及其宗族,长安城内鲜卑无论男女老少都被斩除。其时,慕容冲已投奔其兄慕容泓。

暐事未发之前,其弟慕容泓割据一方。慕容冲出宫后,获任平阳太守,后也起兵,投奔慕容泓。肥水战败后不久,羌姚苌起兵渭北;暐叔慕容垂起兵河北;慕容泓起兵陕西华阴。泓举兵马十万,遣使谓坚,要求“分王天下”。苻坚大怒,责问慕容暐。慕容暐叩头谢罪以致流血,苻坚待之如初。慕容暐暗中派遣密使往慕容泓处,安排人事以图复兴大业,告诉慕容泓:“听吾死闻,汝便即尊位。”慕容泓“持法苛峻”, 兴兵进逼长安不久,就被鲜卑贵族杀了。慕容冲被立为主,继续率众进围长安。

"乱世争霸,有情无情又岂在话下?自古男儿谋事而绝情者多矣。何况身在豪族,心在天下者?命尚如悬丝,情何需论。"这句话说的好,就像三国争霸一样,有英雄自然就有失败者,一开始卑微的身份到后来就能成为一统天下的王者,历史就是一幅画卷,有繁荣自然就有衰亡,但是发展永远是向上的.

有一首歌是描述符坚和慕容冲的

http://fc.5sing.com/2132081.html

念白∶凤皇凤皇止阿房,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你曾说要找梦的版图

你要摆脱命运桎桍

凤皇凤皇 你飞的辛苦

为何不停下脚步

凤凰花绽放成你末路

梧桐看穿你的踌躇

凤皇凤皇 你是否清楚

择木而栖是麻木

战火焚烧在你的眼底

敌不过这一场赌注

凤皇风皇 你洗净铅华

为何不踏归途?

随清河流入史书

名字遗留千古

晕染开的浓墨工笔

停留你漆黑眉目

屡屡问君胡不归〔哀凉欲诉又无处〕

却问故乡于何处〔皆早已归为荒芜〕

你在烈火中涅槃痛哭

是忘记回家的路

梧桐叶披肩

阿房擂响了战鼓

你遥遥回首的恍惚

撕裂锦袍的剑弩

【钢琴的音轨部分】

〔铺天盖地的梧桐树

凤皇妖娆盘桓起舞

你燃烧说要洗刷耻辱

那爱该怎么告诉〕

「苻坚∶冲儿,当日你我的情分你都忘记了么?你收下锦袍,我们重归于好,可好?

慕容冲:闭嘴!我早已不是你的凤皇了!十年的耻辱终于得雪,苻坚老贼…你亡我大燕,我要替我族人报仇!」

你曾说要找梦的版图

说要摆脱命运桎桍

凤皇凤皇 你飞的辛苦

为何不停下脚步

凤凰花绽放成你末路

梧桐看穿你的踌躇

凤皇凤皇 你洗净铅华

为何不踏归途?

为何不踏归途。

「慕容冲∶苻坚,时至今日,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慕容冲跟了符坚多少年?他有没有一点点爱过符坚呢?

从12开始到他谋反称帝

爱不爱的不好说 毕竟灭国的仇人 还把他姐和列为禁脔

你要是看小说 就按作者写的看

要是历史 历史不会写爱情 只会陈诉关系

我想要yy慕容冲的耽美小说啊~

  我有篇短的:

  断弦

  第一夜

  苻坚骨骼清奇的手指从慕容冲的身体里抽出。用床上的丝绸抹掉手上掺杂着丝丝鲜红血液的污秽物。轻轻的穿上衣服,走出銮殿之外。

  长安的夜色依然清冷,慕容冲昏厥在一片烟雨朦胧的夜色中。待苻坚走出房间远去之后,门口的婢女给慕容粼送去口信。白衣素服的慕容粼在门口思索了很久终于推开门,轻轻的走了进去。慕容粼脸上的清泪在看到床上一角缩成一团的慕容冲的时候倾泻而下。顷刻,慕容粼的手指甲深深的掐入自己的手心。这种恨意是因苻坚而来的,小自己两岁的弟弟这一生如何才能洗清这罪孽。

  几个月之前的一天,苻坚在燕国俘虏来的一众人等中发现了慕容冲。惊艳的眼神中刻意隐藏了那份自信满满的占有欲。十二岁的男孩竟然如此俊美,又娇柔细腻。遍寻后宫粉黛没有一个能和慕容冲姐弟相媲美。嫩滑的皮肤想让人生生的咬下来,在口中仔细品尝。苻坚恍惚的眼神随着慕容姐弟两人的远去渐渐收回。

  慕容冲被早晨刺目的阳光穿透身体,瞬间清醒。下身的剧痛转瞬之间传来。诺大的房间空无一人,这里本不如燕宫的精致却大上好多倍。少年的隐忍全部都写在脸上。门外的仆人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慕容公子,您醒了么?可需要小的为您安排沐浴更衣?”

  慕容冲美目惊异的提高了警惕,又突然全然的放松下来,仿佛身体里的力气全部都呼了出去。这种事情,估计从他昨日进宫就已经传遍了吧。看来从今日起我慕容冲只不过就是一个男宠了。身为燕国皇族有什么没见过没经历过,他们慕容家是鲜卑族外形最为俊美的贵族,皮肤白皙、高大俊美也是在北方出名的。慕容冲和姐姐慕容粼的美貌是多少贵族趋之若骛,而得不到的。

  苻坚,不管如何总算是人中龙凤。坚定的意志昨夜已经展露无疑,完美高大的身形让后宫多少女人巴望等待。短短几年之间平定北方各族势力,谁敢对苻坚说个不字?即使是降臣慕容家族。

  慕容冲和慕容粼的位置是非常矛盾的。他们姐弟年纪尚小,加上哥哥慕容炜和叔叔同时委身与氐族苻坚。入宫反倒是能保护他们姐弟两个的安全。付出的就是身体,夜夜笙歌,日日宠幸的“荣耀”。

  慕容冲勉强起身,对门外的内侍吐出两个字:“进来。”他不开口还好,吐出的声音竟然如此虚弱,毫无气势。

  内侍小朝安排手底下的人员为慕容冲沐浴更衣。

  走近床边,惊异,惊艳。

  一只似白玉般柔滑的手伸了出来,拉开金色的床帐,露出了一张娇美白净的脸,淡雅的眉,盈若的眼,艳丽的唇,白皙细腻的胸膛布满嫣红的痕迹。少年轻身的坐在床边,身后是一夜间疯狂的证明。年轻却不稚气的脸上,充满茫然无助。

  起身,侍从们小心的照料着这位主子。

  这既是慕容冲,小名凤凰。

  第二夜

  金銮帐,珍珠帘。

  紫藤缠绕的铜镜,映射出少年美艳白皙细腻的容颜。

  凤凰伸手抚摸自己的面颊,“要不要?毁了这张脸呢?”

  行行清泪,只有在少年最脆弱的时候安静的流下。之前的日子,无论好坏,也不至于此。

  少年的心中,悠扬的琴音顿挫有节,哀乐高鸣,婉转柔情,又隐含无限悲伤。琴弦传送出来的清音在少年心中仿佛生了根,那个操琴的少女,有一双茫然空洞的眼。弹琴的时候表情悲怆,眼泪好似在不断地从空洞的眼倾泻。手指拨弦仿佛有万钧之力,流泻出来的音符只有悲怆,在宁静的月下占据少年的整个心房。

  绿衣,凤凰想见她。死之前如果能见见绿衣也好。听那一手好琴。

  皇寝内高大健美的男人站在少年人背后,双手把少年挽着头发的银冠取下。一头黑缎般柔滑的发丝飘然落下,映在慕容冲白皙细致的皮肤上让男人惊诧莫名,怦然心动。少年如同幼虎般单纯干净的眼睛充满了迷惑和恐惧。

  男人的接近让少年颤抖,强自镇定。

  慕容冲知道苻坚走进了房间,只是刚进宫的第二天,虽然姐姐一再叮咛不要反抗、定要顺从。身体疼痛的反映还是止不住打心底冒出来的恐惧。恐惧那双大手的掠夺,恐惧那高大健美身躯的压榨,恐惧下身撕裂的疼痛,恐惧坚毅的眼神,恐惧柔软湿滑的双唇,恐惧无处不在的抚摸,更恐惧自己身体的反应……

  苻坚的手指戏虐的滑过慕容冲雪白的颈子,这少年具有一种中性的美,如同他姐姐身上也有如此的风韵。都说汉族人的皇帝喜欢在宫中养男宠,如此看来男宠竟然有如此韵味。我苻坚要平定天下,那么,就从掠夺开始吧。

  后宫的娈童,只不过是苻坚的玩具。今日的珍惜,未必就会成为永远的珍惜。

  从进房开始,苻坚即不发一言。沉浸在自己凌乱的思绪里。

  慕容冲深呼吸以抵御苻坚带来的恐惧,毕竟是燕国的皇子,毕竟也是在其父皇的寝宫之中见过男宠的孩子。闭上眼睛,想想也不过如此,如同昨夜,仅此而已。只是不知为何,那个在燕宫皇城之下的琴音再也离不开凤凰心底。多希望能再次听到绿衣的琴。

  微笑,慢慢的浮上凤凰的面颊。苻坚看呆了。比之慕容粼更纯上三分。不愧是名满江北的慕容家族。一夜的温存又怎么能让苻坚满足呢?

  苻坚坚毅的脸上突然笑了起来,“说吧,有甚么要求?你的心思我还是能明白的,不要勉强自己屈从与我。我不知道你的哥哥姐姐叔叔们都是怎么告诉你呢。服从?隐忍?又或者奉迎?在我这,你只要成为你自己。”

  凤凰,羞红满面,不知如何是好。在脸上坚持了几分笑容,僵僵的顿在那里。

  曾经父皇的宠妃好似也是这么诱惑父皇,来得到自己想要的吧?

  只是,凤凰做起来怎么就不同了呢?

  苻坚大手揽过只穿中衣的凤凰。对于凤凰的窘状逗的哈哈大笑。

  “小凤凰,你还小着呢,说吧。想要什么,我给你就是了。有甚么要求尽管提。”

  凤凰惊恐的瞪大双眼。苻坚的大手已经在衣襟当中为所欲为。柔弱的身体瞬间就有了反应。“呜,我……,啊。”凤凰想用小手推开那张肆虐的大手,他的力气哪里抵御的了呢。

  凤凰用齿缝吹出三个字,“要,琴女绿衣。”

  “好,朕答应你。”

  粗重的喘气声夹杂着压抑的轻喘,节奏掺杂在一起。凤凰想反抗,却被苻坚把双手按在了头顶。不像昨日的疼痛,恐惧却是相同的。苻坚坚毅的下巴摩擦着凤凰胸前珍珠般的红点,接着嘴唇堵住生涩柔软的嘴唇。凤凰想反抗,因为苻坚要求他做回自己不是么?少年身体上的力量怎么能和成人相比。苻坚发现了他的反应,懵然欣喜,肆虐的压榨着少年的身体,欢喜异常。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喜欢驯服。

  轻咬凤凰小腹的肌肉,引起他不断的喘息、抽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用手握住凤凰下体的分身,引起他的颤动,苻坚非常满意凤凰的反应。

  右手压住慕容冲头顶的双手,舌头还在凤凰的口中掠夺,左手已经从分身慢慢下移,手上白色的液体作为润滑,手指深入到慕容冲的身体里。

  凤凰无法反抗,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是向上弓起不多于三秒的瞬间。更深一层的疼痛侵袭而来。

  这只是夜晚的开始,最温柔的掠夺。等待他的只有痛苦,只有疼痛,只有绝望。

  还有一颗必死之心。

  小小的心里哀求着,“绿衣……。”有节奏的律动仿佛只有那个绿衣的琴音才能挥去。

  清晨未至,苻坚从凤凰的身体中抽出硕大健美的手指。擦去带血的污浊物。转身离去。

  昏厥过去的凤凰,全身布满红紫色斑点。大腿内侧已经被咬出了血,苻坚是一只掠夺吃人的猛兽。凤凰只能在梦中听到绿衣悲怆的琴音。

  第三夜

  1。

  早朝过后,苻坚派内侍贺公公传话。问“绿衣是谁,如何找?”

  不知如何,凤凰竟有些感动,微笑答道“在南朝桓府,北府军桓伊帐下。抚琴女子绿衣为证,目盲者是。”

  慕容冲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那绿衣女子,跟在桓伊身边的时候那份淡定。桓伊是东晋派来的使者,宴会中慕容冲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见到桓伊虽然是将军出身却文质彬彬隐含书生之气,那一曲弦笛合鸣深刻地印在慕容冲得心中。什么时候,凤凰也能如此潇洒自如?如同东晋名士的豪爽自由?

  桓伊当时见慕容冲如此喜欢两人合奏,沉思须臾:“我就把绿衣送你,如何?”慕容冲稚嫩的脸上充满兴奋,仰慕的神态自然流露。绿衣浑身一震,失望之色一闪即逝。

  “既如此,可否向皇子讨要一个人?”桓伊说出此行目的。

  “谁?尽管说。”

  “拓拔什翼犍,听说如今正在燕都内躲藏?这是我东晋王族要杀的人,桓伊此次目的就是来刺杀此人,不知皇子可否行个方便?他对你们利用价值怎如我东晋对燕国的保护来的实际?”桓伊软硬兼施,要了人,当日即在行馆秘密处决拓拔什翼犍。

  慕容冲从沉思中转醒。淡淡地看了贺公公一眼。

  贺公公眼神凌厉的看了凤凰一眼,太漂亮了。只是他能活多久呢?娘娘。

  凤凰这一天除了由专门负责伺候他的小太监小朝还有两个宫女之外,其他闲杂人等自然是没事不到这个新红人身边来的。毕竟是刚进宫,还没有到需要巴结的时候。

  洗过澡,吃过早饭。苻坚派人过来量体裁衣,送来各种各样的金银首饰玉器琳琅满目。每一样都是要让凤凰亲自挑选的。

  凤凰坐在銮殿前厅的御座之上,轻歪着身子看着各色人等把各种玩应放在面前。凤凰深感无聊,在燕国不是没见过宝贝,这苻坚弄这么个形式做甚么。只是,突然之间一件洁白无暇的玉佩在众多物件当中大大的显眼。干净,纯白,拿在手里温凉,如同绿衣的手。

  “这个,留下吧。其它的你们都拿回去好了,我只要这一件就够了。”凤凰终于挑了一件,让下面人也松了口气。大批的珠宝,如果一件不挑,皇上一定会生气的。

  “这些都是皇上吩咐留给慕容公子赏玩的。”说着一干人等收放好东西就退下了。

  “小朝,你看这玉,丝如凝脂,冰凉清透。”凤凰言语中有丝欣喜。或许是因为能见到绿衣。一扫进宫以来的阴霾,少了些愁苦。

  “凤凰主子喜欢就好,奴才也觉得这个是好看。”小朝其实比慕容冲大一些的,有16了,不然也不会调过来伺候主子,一般后宫里面的主子非常多,只有特别精灵的才能伺候皇上身边的人。小朝入宫也算久了,自然懂得顺着主子的话来说。其实他心里看着这个凤凰主子有点傻,有那么多又大又值钱的东西他不要。偏偏要这么个白的不像话的破玉,估计这个是所有拿来的赏赐当中最不值钱得了。

  小朝翻翻白眼,继续说着好看。

  虽然小朝伺候这个小主有些天了,不过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脸红心跳。这凤凰小主的不是一般的好看,也怪不得后宫佳丽三千多的皇上会在小主这里连续呆了两天。以前估计也就只有小主的姐姐慕容粼才有这个资格吧。

  “小朝,这宫里可有什么好玩的?”凤凰毕竟还是孩子,玩心很重。

  “主子想去哪里?这皇宫说好玩的还是很多的,最好看得当然还是御花园了。那里的荼蘼花啊,现在正好看那。已经是夏末秋初了。”小朝也很想跟着主子四处走动走动,不然每天关在这里伺候人也够闷的了。“小主,御花园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很多后宫佳丽,大家闷了都会去那里赏花的。很多后宫的侍卫都喜欢看御花园的门。也不知道这些嫔妃是来赏花的,还是来被赏的呢。奴才们也都喜欢在那呆着的。”

  “嗯?这么有趣?好,帮我梳洗更衣,咱们去瞧瞧。”凤凰也来了兴致,出去走走也好,闷在这个殿里已经有小三天了,姐姐来看过两次,都是默默无语的,叮嘱怎么当好男宠之类的言语,听了也都腻烦。还不如不见。去御花园看看热闹也好。

  2。

  夏末秋初,气候宜人。天空中大朵大朵的白云在上面飘游。长安的宫中不似南方的白墙黑瓦,阿房宫更是北方著名的建筑之一,历代的皇宫都是每年修葺,宏伟壮观。

  “小主,您看,这里就是御花园了”

  “嗯。”凤凰只简单的答应了一声。他是走动起来才发现牵动了这两天的伤口。不过也算他是习武之人,他和姐姐的枪法都传自叔父慕容垂,也是因为慕容垂联合苻坚被抓来长安的宫里。政治斗争就是这么回事,成王败寇。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做的出来。凤凰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对宫廷权力之争太熟悉了,也太痛恨了。

  慕容冲英气逼人又带有柔媚的皱起眉,缓缓走入御花园。

  御花园座落在皇宫的后宫和前庭之间。御花园有一个大湖,暂且叫玉渊潭吧。湖上的一角分出一个莲花池,九月的荷花已经渐渐凋谢。湖边垂柳倩影摇曳,清晨只有几个小厮在打扫庭院。湖边有各种建筑,也有小小的院子供游人休息,以前的日子,很多嫔妃都是在一个个院子里面被临幸,这也是御花园嫔妃出入较多的另一个原因。宫中的侍卫自然也有和嫔妃偷情的,在湖边的某个角落。

  后宫的嫔妃大多都是在傍晚上的时候才出来走动,早上的时光还是稍显冷清。凤凰走入御花园,看门的士兵都不敢直视,面红耳赤者大有人在。小朝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看到凤凰小主之后的变化,心底暗暗心惊。难道这个小男孩有如此魅力么?只不过比其他嫔妃干净、皮肤细腻光滑、两只眼睛很像柔美的琥珀,面颊上还有一点点粉红,竟然是天生的嫩粉色。

  嗯,如果小朝不是早有喜欢的人了。估计这个孩子应该也会吸引我吧。

  小朝想想宫廷侍卫的头领,林统领。虽然只能偶尔在宫中见到,不过林统领可是小太监们品头论足,思慕幻想的对象。最近因为慕容姐弟的关系,慕容麟担任了皇宫内院的副统领,据说慕容家各个好看,看来宫里的各色人等又有了朝思暮想的对象。

  玉渊潭里面人不多,都是一些杂役在打扫,毕竟是上午,多数人也不会在这里多逗留。小朝却眼尖的看到一个仆役慌张的走向东面,想必是去东宫容妃那里去了。容妃是慕容姐妹来之前一直在公众受宠的红人,和大臣王猛关系甚好。据说有人在玉渊潭的惠园偷情,这些也只能在下人们之间流传,真地说出去了,掉头的绝对不是主子们。

  “主子,我们出来也有一会了,要不要回去歇会或者吃点东西?”小朝试探性的询问。

  可惜,凤凰这几天一直心情抑郁,好不容易今天能出来走走,怎么肯回去呢。

  “我们就在前面的水榭休息一下吧,你命人把吃食送来就是。”

  小朝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小主和容妃是要对上了。

  3。

  容妃接到杂役的消息,随即更衣出发。在慕容粼进宫之前她容妃想要什么有什么。可惜慕容粼虽然小小年纪,整个月中皇上再也没去过别的嫔妃哪里。容妃去皇后宫中闹,却碰了一鼻子灰,皇后一句“你进宫一年多来,可曾让皇上去过其它嫔妃哪里?我已经年老色衰,自然是比不上你们年轻貌美的,但这种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容妃带着自己的一干人等来到御花园,也并不是非要对慕容冲怎样,因为慕容冲的姐姐慕容粼就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自小从皇宫中出来的人,自然是知道怎么在皇宫生存的。

  容妃心里的不满,总是要发泄一下。反正迟早和慕容家都是对头,表面上还要笑脸相迎就是。自从容妃和王猛在一起左右内外朝政之后,自然是如鱼得水。可惜慕容家因王猛去国,怎能不恨,对头是迟早的事情,趁这两个幼雏翅膀未硬,一定要步步为营把他们压制下去。却可惜,慕容粼的手段比她容妃可是高明得多。想到皇上的薄幸,容妃暗暗生气。

  看到揽月水榭中的慕容冲,容妃微微一笑“慕容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让人一见就忘不掉呢。”凤凰小心的起身行礼,这点规矩他还是懂的,心想来了。这就是为人臣子为人妃嫔的悲哀,总是为了争宠若出事端。抬眼仔细看容妃,竟是一个娇小玲珑的美人,得宠也是必然,但是比起姐姐的姿色还是差了一截。

  “容妃娘娘好,多谢夸奖,容妃姿容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凤凰自然是不敢比的。”几句话自然得体,有隐含讽刺。

  “嗯,慕容公子不愧是燕国皇子,这次就算见过了,以后有甚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头。这皇宫之内也不一定只有你姐姐呢。有空就去我那坐坐。”

  “多谢娘娘。”

  “另外,也要注意身体呢。”不冷不热的扔下这句,容妃轻盈的走了。

  留下凤凰瞬间惨白的脸。想必身上的伤再怎么遮掩也无济于事了。

  容妃转身之后把手里的手绢在手中缴的都要烂掉了,她深恨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怎么可以这么漂亮,第一眼自己就败下阵来。那种皇家的贵气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转念又想,气愤的骂出一句:“哼,不过是皇帝的一个男宠。再怎么红也生不出孩子,皇上总有玩腻的一天。倒是你姐姐,才是心腹大患。”她已经走远凤凰是听不到了。

  4。

  “主子,这容妃也是皇上的旧宠,慕容娘娘进宫之前倍受宠爱,和中书侍郎王猛关系甚好。得罪不得。”小朝在凤凰耳边轻轻诉说这为容妃的来历。

  “嗯。”凤凰惨白的脸上嘴唇抿成一条线。他力量单薄,刚刚进宫。本来已经料想到所遇未必事事如意,只是没想到这容妃三言两语就能挑拨起他的亡国之恨,受辱之身。

  生气的回到皇帝所住的銮殿,一个宫女急忙跑出来迎接,急告皇帝已经回来正在找凤凰。紧走几步凤凰来到门前。

  调整心情深深呼吸面临另外一个挑战。

  哥哥慕容炜和叔叔慕容垂在慕容冲进宫之前都暗自嘱托,希望能在前秦皇室获得信任,把兵权等等争取在手上,不然被王猛从中作梗,全族可能都会被灭的可能很大。慕容冲和慕容粼背负的就是全族的命运,不管如何,一定要忍。况且慕容家族虽然四分五裂,但是在长安大城之内到能相安无事,不过慕容家的每个人最想做的就是要杀掉王猛。为政者必是奸雄,王猛只有心狠手辣才能有前秦现如今的强大。

  凤凰本身的性格还不至于如传说中残暴阴沉,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自然有其纯真自然的一面。苻坚近日也是看到其纯真无邪,才夜夜如此吧。身边狡诈的人多了,看到单纯稚气的人反倒想亲近。

  走进銮殿

  琥珀般的眼睛搜寻那个高大坚毅的身影。伸手摸了模怀中的凝脂般白玉,心想“绿衣,你不会想到吧,我也有今天的。你的悲伤有一天我也会懂的。”强自微笑走到苻坚身边。

  苻坚正在书案上批阅奏章,见凤凰到来自然放下笔让人收了。暧昧的眼神打量一番,嘴角微微翘起,竟然有一种男人特有的魅力散发出来。伸出大手说到:“过来。”

  凤凰碰触到那眼神羞红了脸,马上就能想到什么。扭捏的不知如何是好,

  苻坚挥了挥手,殿内的婢女侍从鱼贯退出。

  “怎么?不愿意?哈哈哈……,如果你早两天抗拒朕还能理解,可惜你昨日有求于朕还如此叛逆?”眼见伸手就要抓凤凰,凤凰惶恐的向后倒退,转身奔向门边。苻坚见状一个腾身飞身跳到慕容冲面前,把慕容冲抱了个满怀。

  “哈哈,怎么?还想逃?”苻坚眼神突然变得诡异,仿佛突然找到了好玩的玩具,又轻松的放开凤凰,认他向别处逃串。几个来回,慕容冲突然凝神站住,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俊美的小脸有一种屈辱的表情。柔弱殷红的嘴唇被咬出了血。

  慕容冲想逃,也想反抗。因为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绿衣一到,随时他都可以放弃自己轻贱的生命。慕容家并非只有他一个英俊的男孩。想到这里心中痛苦又开始蔓延。恨自己生就这张脸。

  苻坚盯着少年的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似少年屈辱的面目让他越来越兴奋。更想把少年的一点自尊慢慢的磨灭。凌厉的眼盯着凤凰充满了嗜血和掠夺。勾勾嘴角,邪魅的微笑,“胆子不小。”猛然向前抱住凤凰,凤凰拼了命的挣扎嘴里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恶魔,别想再那么对我。”

  小朝在外伺候突然听到里面凤凰小主的惨叫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小主突然转了性子,前两天皇上临幸不喊不闹,一点声音都没有,今天突然这么大喊大叫呢?哎,这小主子也太傻了吧?越是这样越是导致更悲惨的对待啊。小朝在外暗暗叹气。

  苻坚心里也奇怪,怎么两天过后凤凰变化这么大?

  只是他们不知道,慕容冲乃燕国皇子,哪受过这种屈辱。前两天是刚进宫没有思前想后,今天被容妃一说,才突然知道做男宠是多莫丢脸的事情。不像姐姐作嫔妃怎么也算正常的。自己呢,身为皇子却沦落到做男宠来求生存么?本着凤凰心气就高,受了两次屈辱已经够受的了,两次的宠幸以为苻坚可以玩够了,谁知每天都要如此。忍了两天是再也忍不住了。

  小朝也知道这小主暗暗不知流了多少泪,可惜。哎,自古红颜多薄命,谁让小主生错了性别。听到里面不断的打斗惨叫声音此起彼伏,小朝也只能祝愿小主自求多福。

  苻坚也听说慕容冲从小练武,却没想过这次的反抗这么激烈。开始还抱着玩闹之心耍弄耍弄。到后来脸色越来越诡异阴沉。凤凰并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不想让苻坚得逞。有时候牵扯到身后的伤口还是龇牙咧嘴的疼。好在銮殿也算比较大,胡闹起来也有地方。

  苻坚忍耐不住,美色当前,还如同幼虎一般的张牙舞爪。越是心痒难耐。闪身来到慕容冲的后面,用了个擒拿手牢牢抓住慕容冲一只手腕,向后弯转。另一只手掐住凤凰的脖子,将凤凰的身体面向自己高高地举起。十二岁的少年双脚离地,平视苻坚。猛然看到诡异阴狠的眸子,忍不住的全身颤抖。

  许久

  ……

  很久

  很久之后,凤凰的手渐渐的不再挣扎,脸色渐渐由红转白。苻坚举着凤凰的身体走到金色床帐之上,甩手把凤凰扔到床上。凤凰的意识开始不断恢复,猛然睁开眼发现苻坚竟然已经身着内衣。手里拿着白色的丝绸缎带渐渐逼近。凤凰已经不敢再看苻坚的眼,那里深藏得一定是最让人颤栗的东西。

  “不要,……不要”凤凰的恐惧已经无以复加,不用想也知道那缎带是做什么的。小朝在外听到声音也不寒而栗,用双手抱紧自己,等着服侍主子。

  苻坚诡异一笑。

  把凤凰的手拽了过来绑在前面,不管凤凰如何挣扎,这个绳子是再也挣脱不开了。其实苻坚本身的能力是不需要绳子的,只不过为了增加少年恐惧的心理,再说苻坚看来这完全是一种情趣罢了。任凤凰如何悲惨的喊叫、反抗也无济于事,他的姐姐,兄弟,叔叔,哪个能帮他。还不是在我苻坚的股掌之中。

  苻坚把凤凰的双手压在头顶,另一只手灵活的把凤凰的衣服脱光。身下的凤凰还在不断的颤抖,牙关咯咯直想,嘴唇上的血迹已经变成一抹殷红。凤凰僵硬的身体再也不知如何使唤,他知道即将到来的疼痛如同昨夜,如同前夜,侧过头闭目等死的决绝。

  凤凰洁白盈玉的身子上红紫色斑点熠熠生光,苻坚轻轻的抚摸过一个一个红色印子。少年的心如何高傲,也已经完全崩溃。胸前粉红色的两点珍珠被大手来回逗弄,凤凰的眼睛已经蓄满眼泪,只是一直一直都在忍耐不让泪水落下来。

  两个人好似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这是一场战役,一场精神战役。

  掠夺,肉体容易。

  掠夺,精神艰难。

  苻坚轻轻俯身在凤凰的耳边细语,“你就不怕我把你送给乞伏国仁?”

  凤凰身体猛然颤动的更加厉害,“不若让我死了吧……”

  苻坚轻笑,用膝盖分开凤凰的双腿,是凤凰双颊更是红云满布,身体又冰冷异常。

  这一夜,小朝在门外被一袭又一袭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吓得缩在门口瑟瑟发抖。

  小朝抱住身体,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又不敢出声。

  小朝的胳膊被自己咬出血都不自知。

  ……

  听,弦断的声音。

  ……

  嗯,故事本来还可以继续,原计划是安排了七夜包括两个人从认识到生死。从单纯的耽美到浓重口味的虐恋,从少年的单纯到阴狠的角色转变。后来想想,就到这里吧。两个人这些故事已经在史书上屡见不鲜,又有众口铄金。就不罗嗦了。本来的名字是《青魂》也因为篇幅的关系改成《断弦》。

  炜字的说明,打不出来日韦。

  后记

  三年后,苻坚在王猛的劝谏下放慕容冲出宫,这只受伤的凤凰终于有了扑翅待飞的机会。九年后,趁着苻坚淝水之战惨败所导致的政局飘摇局面,曾经在苻坚身下婉转承欢的慕容冲,结集鲜卑旧部,趁乱而起,马踏关中。

  符坚,这个只求床笫之欢,但从来没有审视过别人内心隐痛的一代霸主,当他看着这个与他耳鬓厮磨三年,有着雪肤乌发倾国倾城容颜的昔日娈童,竟然不着甲胄,凤仪凛凛、美目流星地兵临城下时,反而派人送去一件锦袍给他,希望他能念及昔日床笫旧情。而此时的苻坚,又怎能解抚慕容冲内心的悲怨?

  几年后,慕容冲在阿房城继位做了西燕皇帝。慕容冲这只浴火重生的凤凰,终因怨毒太深不能涅盘。他虽复了国,但总复不了自己的凋零心意,郁郁寡欢。在苻坚在山顶寺庙死后,他也随之灰飞烟灭,终其一生总没走出符坚的阴影。时人有歌唱道:“凤凰凤凰,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本文终